挪威萨尔玛“海洋1号(Ocean Farm 1)建造一座深海渔场要消耗大量钢筋材料,还必须有强大的造船工业基础和完" />
  • 企业新闻/
  • 宠物市场首页

  • 您的位置>>首页>>
  • 企业新闻

企业新闻

  • 公司简介
  • 宠物市场开户
  • 荣誉资质
  • 企业新闻
  • 供应信息
  • 发货通知
  • 宠物市场安卓
  • 联系我们

这款未来海洋装备的制造和出口,非中国莫属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

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市场 > 宠物酒店 > 正文

这款未来海洋装备的制造和出口,非中国莫属

这款未来海洋装备的制造和出口,非中国莫属

520)=520;">挪威萨尔玛“海洋1号(Ocean Farm 1)建造一座深海渔场要消耗大量钢筋材料,还必须有强大的造船工业基础和完善的供应链体系配套。

悉数全球各发达经济体,能承建深海渔场的国家寥寥无几,中国却是其中之一。 然而,高昂的运费成本将倒逼技术升级,未来深海渔场的外观模型或与现在看到的截然不同。  四年前,挪威的近海三文鱼养殖业达到了瓶颈,大型深海渔场的设计理念在海外水产业内萌发,创新的模式如星火燎原般向世界传递。 上至大型企业高管,下至普通工程师,都对这项新技术寄予厚望,认为这将是未来产业转型的标榜。 挪威萨尔玛“海洋1号(Ocean Farm 1)”、Nordlaks Havfarm 深水养殖工船、挪威皇家三文鱼公司“半潜式离岸网箱”等一批先进模式出现在了设计图纸上。

然而,工程师们又遇到了新的问题:谁负责生产?要承建如此大型的工程,首先必须有强大的造船工业基础;其次,生产成本还需合理,因为水产养殖业并不像石油天然气产业那般暴利,回报率是每位投资者必须考虑的问题。

即使是发达的欧美国家,也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敢接下深水网箱的生产订单:要么成本太高,要么工业基础不足。

近三十年,全球造船工业由欧美向亚洲转移,中国成为全球为数不多可承建此工程的国家,让设计师们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“中国即将成为,不!就在现在和可预期的将来,已是深海渔场制造业的核心!”美国船级社(ABS)大中国区总经理Andrew Lipman先生感慨,“中国不仅是世界最大的海产品消费市场,而且工业技术与生产力已相当成熟。 ”Andrew Lipman:“China is going to be -- not going to be, is now and for the foreseeable future -- a sort of epicenter,”“Number one, its the biggest market for seafood. Number two, this is where the technology and the capabilities for construction are.”深海渔场,被一批业内人士誉为养殖业的“圣杯”。 将养殖区域移向远海,有效避免近海环境污染问题,增强了养殖生产的可持续性。

但远海的天气和水文条件极不稳定,强风和巨浪随时可能摧毁设备。

工程师们必须将渔场的设计大型化,使用很多很多的金属材料以增加整体重量,使其在恶劣的状况下不会破碎或下沉。

“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建立造船厂,但你必须有强大的基础设施作为支撑,还必须要有完整的供应链作为配套。

建造一座深海渔场要消耗很多的材料,各种尺寸的钢筋要由不同的工厂加工,还必须按时到货。

还得有配件厂、发电机、大型水泵、管道系统。

不像外界说的那样简单:找几个焊接工人把各部件拼凑在一起就算完工。

”Lipman说,“中国大大小小的造船厂有几百家,但也只有七、八家有这个生产的能力。 ”挪威萨尔玛“海洋1号(Ocean Farm 1)由挪威Global Maritime公司设计的全球最大深海渔场“海洋1号(Ocean Farm 1)”,由中船重工武船集团制造,去年首座渔场交付订购商挪威萨尔玛(SalMar)公司。

“海洋1号”直径110米,高度69米,空体重量7,700吨,容量25万立方米,相当于200个标准游泳池,一次可养殖三文鱼150万条。 萨尔玛向武船集团订购了5台“海洋1号”深海渔场,总价3亿美元。 据了解,“海洋1号”生产消耗了210万个工时,从中国运至挪威也经历1,940小时。

另外,武船集团拓展了深海渔场价值链,自主研制“深蓝1号”渔场,体积比“海洋1号”更小,直径60米,高35米,容量5万立方米,今年已交付日照万泽丰渔业公司。

“深蓝1号”渔场挪威Nordlaks公司的“Havfarm”深水养殖工船项目也由烟台中集来福士建造,该船(下图)全长383米,超过了当前世界最大的美国尼米兹级航空母舰。

Nordlaks Havfarm 深水养殖工船“60年前,人们认为只有墨西哥湾才适合建造石油钻井平台这般的大型工程。

可没想到的是,三十年后日本和韩国工业崛起了,现在轮到了中国。 ”Lipman说,“可尽管中国承接了大型项目的建造,但要把整个渔场运至挪威和智利这样的遥远国家却相当费事。

萨尔玛的‘海洋1号’从中国运到挪威就花了700-1,000万美元,毕竟水产养殖公司不像石油企业那般财大气粗,如果成本不能降下来,未来的项目很难让投资者们接纳。

”“可以想象,深海渔场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,十年后的图纸模型与现在的很可能大不相同,未来在中国生产的模块须用标准集装箱运送,在目的地国家组装,才可以大幅度地降低成本。

”文:Louis Harkell译:胡路怡。

宠物市场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宠物市场www.332709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